我所看見的未來(十萬冊紀念版) 


很喜歡這一本書,書中嚴長壽先生的自序也令我感動。


在我們店裡經常會遇到來自國外的客人,雖然我的店是以進口的生活用品為主,但我仍是抱著一顆希望帶給外國朋友最誠心的服務來介紹我們的商品,是簡單幾句的英文也好,我都希望帶給外國朋友對台灣有一個美好的印象,看到這本書,這篇自序,更了解了嚴先生的用心態度與想法,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也希望把此文分享給我們在飯店業服務的親友們,其實不管在哪個崗位上,我們都可以期許自己可以更關懷與愛護我們所生活的這片土地與風情文化。


 


文章引用自博客來網路: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21638


「我所看見的未來」   自序


我的畢業報告    嚴長壽



  一九七一年,我剛退伍下來,正準備開始找工作。面對浩瀚競爭的社會,我這樣一個沒有念過大學的年輕人,能做什麼?我的心裡,一片茫然。


  也是一九七一這一年,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看到國家遇到這麼大的外交屈辱,我心中非常挫折,但是,還在為自己的生存、工作而掙扎的我,實在也感覺不到自己能為國家做什麼事。


  沒想到,我找到了美國運通的工作。


  加入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個公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為全球旅人提供信用卡、旅行支票兌換,以及旅遊服務。


  所以在我們櫃台,經常看到各國的人前來拿信。美國運通當時在全世界有八百個據點,很多要出國遠行的人,如果還不知道自己會住在哪裡,就會請家人把信寄到那個國家的美國運通。


  我們收到信,會按收件人的姓名分類收著,到時候,這些旅人只要憑護照,就能拿到自己的信。


  靠著遍布全球的據點,美國運通成為旅人在全世界的生活據點。


  我偶爾到櫃台幫忙發信,看到這些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他們拿到信時那樣的歡欣,心中突然湧上一個感覺:如果我能用更好的服務,讓他們對台灣擁有美好印象,成為台灣的朋友,這不是一件很棒的工作嗎?


  這個動機立刻激勵了我,我幾乎是廢寢忘食、加倍努力,用讀書時未曾有過的拚勁,猛K我的英文,瞭解我的工作內容。


  從此,我在跟每一個外國人接觸時,也永遠抱著這樣的心:如果因為我,能讓他們對台灣印象深刻,這就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工作。
轉眼三十七年了。


  這之間我做過許多事,國際的、本土的、有薪的、無給的,但是直到今天,這份初衷,這份熱情,沒有改變。


  如果要問,這一生到底什麼力量在驅使我不斷前進?我想,就是這個信念。


  我從來不認為推動觀光旅遊,是為一家公司賺錢或為個人求舞台,更從來不曾把它當作我的目標。我始終相信,觀光旅遊有更重大的意義,就是和全世界做朋友,而且是讓台灣和全世界做朋友。這是我這一生最大的信念。


  一九七七年左右,迪士尼計畫到亞洲設館時,請了國際知名顧問公司的副總裁陪同,到日本、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走一圈,調查各國市場。


  台灣成了調查中的一站,他們也鄭重其事地約我。當時我是美國運通的總經理,在他們心目中,等於是美國企業瞭解當地旅遊的專家。


  在談話中,他們很專業地了解台灣的各種數據、資料,也問我:「這幾個國家中,你認為哪個城市最適合?」


  我當時幾乎是武斷地說,「那當然是台灣。」


  對方問我為什麼。


  我一一分析——以土地取得來說,台灣的地價比日本便宜。從薪資水準來看,台灣的工資比日本低很多,還有不少失業人口。就地理位置而論,台灣比起日本更接近東南亞,更方便所有亞洲旅客來遊覽。而香港、新加坡比較小,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經濟不夠好。


  「這是一件不必用大腦就可以決定的事,」對著他們的大陣仗,我這樣結論。


  看對方也提筆忠實地記錄下來,我心裡想,台灣應該大有希望。


  一段時間後,迪士尼正式宣佈新址。謎底揭曉,地點不僅在日本,而且是地價最貴的東京附近。


  我非常納悶,並且暗自認為,這些國際集團和知名專家的判斷,也不過爾爾。


  過了幾年,因為我對台灣觀光發展的重視,被推舉代表台灣參加亞洲旅遊協會(PATA),成為開發委員會的委員。這個組織網羅全世界的旅遊權威、開發權威,也包括統計調查的權威,一起輔導不同國家的開發專案。我看了巴里島的規劃案、協助尼泊爾的古蹟保存、東馬的開發……,每次都接觸國家級的大開發案。


  這個委員會其中一員,正是當年那位迪士尼調查公司的副總裁。


  我看到他,就說:「你欠我一個答案!」


  「當初你來問我迪士尼樂園的事,我告訴你一定是台灣。我很納悶,為什麼你們最後不選台灣,而選東京?」


  這時候他很坦白地告訴我:「當時雖然我們做了一趟很冗長的調查,但是,到最後,從我們的專業來說,那幾乎也是一個不用大腦就能看到的結果。」


  我心裡一震,問他為什麼。


  在迪士尼的經營規模中,一個遊樂園的營運要持平,一年必須至少要有六百萬到一千兩百萬的入園人口。因此,最重要的考量是,遊樂園必須設在經濟成熟、人口密集的市場的中心。也就是說,這個地區必須經濟能力夠強、人口數量夠多、地理可及性夠好。


  那時候,環顧全亞洲,日本的經濟領先所有國家,而且人口有一億。當時台灣人口大概還不到兩千萬,平均所得也不高。


  而且,東京是亞洲最大的都市,設在它附近,遊樂園立即擁有最大的基本消費族群:學生常常結伴去同樂,家長有空就帶小孩去玩耍。至於其他國家旅客的消費,那已經是次等的考量。畢竟搭飛機成本高,這樣的人只是少數。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無地藏身,非常慚愧。


  原來,當我們主觀地以自己的角色看事情,而沒有專業深入的瞭解,認知可以有這麼大的差別。


  從那之後,我再也不敢那麼放肆武斷地判斷專業的事情。


  我有幸在過去,代表台灣參加亞洲旅遊協會。我的角色之一,是要為台灣的觀光事業廣結善緣,我同時也掌握機會,參加了協會中的各種委員會:開發委員會、古蹟保存委員會、市場行銷委員會、選址委員會……,因而可以和各國、各領域專家共聚一堂,聽到他們的討論。


  原本以為我只是受邀為這個組織貢獻經驗,但是在付出之外,我發現,最大的收獲者反而是我自己。


  這幾年,我常看到官員、民意代表,本著對地方的愛做了不少規劃,但是因為沒看到大方向或經驗不足而被誤導,開發失敗了,土地也破壞了,實在非常可惜。


  因此,我覺得我應該把自己的經驗,有層次地介紹出來。


  於是這麼多年來,我到處奔波、呼籲,甚至不厭其煩地在台灣每一個縣市、每一塊土地,希望用我在國際上學習到、觀察到的經驗,與主政者、土地擁有者、民意代表演說,溝通,說明。最後卻總是發現,道德勸說、專業分析無法動搖許多人眼前的利益誘惑。


  寫這本書的動機,也是因為對生命種種無奈的理解和接受。


  在人生的過程中我慢慢體會到:許多事無法一個人完全掌控。要完成一件事,牽涉的,不只是一個人的認知,還要群體的完全瞭解。


  有時候,領導人決定去做了,但是因為層層的認知差距,做到最後總是徒勞無功。因此,最有效的方法,是從領導人、從規劃者、從每一階層參與的公務人員,到民意代表、到民眾、到觀光科系的老師、到學生、到任何參與這個行業的人,每一個人都能了解地方規劃的重要觀念。


  走過這麼多年的努力和經驗,我愈看愈清楚,有時候或許,你能產生局部影響,有時候或許,你能產生階段性的影響,但是想造成持續的改變,卻總會在政治人物的快速變遷中被打亂。


  因為時間在挪移,事情也會改變,那麼,與其為每件事尋找最具體的解決方法,不如把我自己的經驗完全分享出來,讓每個人從中去找到當下對他有用的作法。


  過去我還算有一點經驗,是因為我有機會看那麼多:從組團到國外推廣,到參加亞洲旅遊協會、美洲旅遊協會(ASTA),擔任世界傑出旅館系統亞洲主席、青年總裁協會世界大會主席、台北燈會主任委員、中華美食推廣委員會主任委員、台北旅展主任委員、觀光協會會長等等數不完的分外工作。


  但是,隨著我卸下觀光協會會長的職務,我的人生也來到一個階段,一個需要緩慢下來的階段。我已經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一年到頭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也沒有積極的參與各種國際最新的開發規劃。


  今後,對台灣的觀光旅遊,我能做的已經不多,即使是建議我也必須小心,到底我能說的都是以前的經驗,某種情況下那是危險的。因為事過境遷,以前對的作法現在不見得會再有效。那麼,這本書也算是我在觀光旅遊這一行的畢業報告。


  也許這本書的內容,有一天也會不合時宜。但是從過去那麼多的經驗、學習的過程,應該可以給未來的規劃者、給所有關懷台灣這片土地的人,一點參考。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