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ClOHqx_ElbvBwCk1lHow.jpg  

 

因為六月時的一陣低潮,在格友Vivi語謙老師家讀了宮澤賢治的「不畏雨」,讓我開始閱讀宮澤賢治老師的書,而這篇「夜鷹之星」是讓我一讀再讀,反覆思索的一篇故事,不好意思故事有些長在此也跟大家分享。

本來是抱著要把宮澤賢治老師的故事說給孩子聽的想法而讀老師的書,但在自己先閱讀的時候,竟有了很特別的過程!!

老實說第一次讀的時候,只覺得很難過這樣的結局,很孤獨的感覺,我蓋起書本想著,這篇故事到底想要告訴我的是什麼?

讀第二次的時候,我把自己想像成了夜鷹,讀完後覺得受到別人欺負好痛好痛,別人怎麼都不能體會我的心意呢?

在讀第三次的時候,在讀到「夜鷹失去了他僅有的飛行力量、收起翅膀、就這樣往地面垂直的掉落下來。就在他微弱的雙足即將要接觸地面、距離還有一呎高的地方時,夜鷹突然如烽火般地往天一衝而上....」,我突然豁然開朗了起來,是啊! 只要我知道我自己的心,任何的阻撓都難不倒我的,或許,我的形體不在了,但我的那顆熾熱的心卻是永恆。。。

我想起了Vivi語謙老師對此故事有做文章的導讀,讀完之後是開心的,雖然仍有悲傷,但沒有第一次讀的時候來的那麼難過,我想,我知道宮澤賢治老師的用心與他深刻的心意了。

讀第四次的時候,我讀給另一伴聽。在我們倆個相互討論中,就像我第一次讀文時的感受一樣,他大概能夠體會出賢治老師的意涵,但這次討論的過程我卻是感動的,突然想到我們倆個這幾年一起跌跌撞撞的過程,也有一種帶有那麼一點孤寂,縱使有旁人的冷眼嘲諷,我們依然在自己的崗位上,只是想要認真的去做想要做的事,想要活著的這種意志。

寫到這兒,我終於明白了為何我會在此時此刻看「夜鷹之星」這篇文章了。

也與格友們分享這篇好文,文章翻譯及文後的導讀都來自格友語謙老師,謝謝老師的導讀,讓我更能貼近賢治老師的心意。^__^

 

「夜鷹之星(よだかの星)」

夜鷹其實是一種非常醜陋的鳥類。臉、就像是被味噌給糊上去般,到處斑斑點點。凸出的鳥嘴巴呢、則是又扁又寬,幾乎要裂到耳朵邊為止。至於腳呢、簡直就是老人家般的舉步滿跚;笨重的連一部也踏不出 去。

其他的鳥兒們只要一看到夜鷹的臉而已,就厭惡到全身不舒服的地步。譬如;麻雀也並不是那麼樣討喜,美麗的鳥類,但她卻認為和夜鷹比較起來,自己卻要來得更完美些;所以每當夕陽西下夜幕低垂、或其他遇見夜鷹的時刻,總是擺出一副噁心的模樣,高傲的閉上眼睛、假裝沒看到夜鷹的存在般將頭轉向一邊去。其他更加小巧聒噪的鳥兒們,更是直接了當毫不避諱的朝著夜鷹口出惡言冷言冷語。

「欸…你們看看那不知羞恥的傢伙,又出來丟人現眼了,那樣子、根本就是丟盡我們鳥類的臉啊。

「可不是嘛!那張難以形容的大嘴,一定跟青蛙有什麼親戚關係吧!」就像這樣子,大家對夜鷹的評價惡劣到這個地步。

喔!但是如果換成是老鷹的話,這些翅膀都還沒長硬長全的小鳥兒們,只是聽到老鷹的名字而已,大概都咘魯!咘魯!發著抖、臉色慘白著,然後縮起身軀、連忙找個樹陰深處避難去了吧。

然而、夜鷹其實並不是老鷹的親族呢!相反的、反而是那美麗的翠鳥,和有鳥中的寶石之稱的蜂鳥的哥哥呢。

蜂鳥嚐吮甜美的花蜜,翠鳥捕食河裡的魚兒,夜鷹則以獵取長著翅膀的小昆蟲們為主。況且夜鷹也沒有尖利的爪子,更沒有鋒利的鳥喙;無論再怎麼樣弱小的鳥兒們對於夜鷹根本產生不了所謂恐懼的心情。那麼這樣說來,將夜鷹冠上老鷹的「鷹」實在是有點令人不可思議了。

但是這其實是因為、夜鷹的翅膀生來就非常的強健,每當展翅迎風飛翔時簡直就跟老鷹一模一樣。而另一個原因則是夜鷹的淒厲叫聲、總使大家覺得跟老鷹銳利的叫聲不分上下。

當然老鷹本身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甚至可說是非常的反感。

因此、每當一碰到夜鷹;老鷹總是不斷的威嚇夜鷹:你快點給我改名字、快點給我改名字。

有一天的黃昏,老鷹終於來到了夜鷹的家拜訪:「喂!在家吧!你這小子的名字還沒給我改吧!真是不知羞恥的傢伙、你可知道你和我簡直是天與地之差啊,就像是我能飛越晴空萬里,愛到哪就飛到哪。而你呢、卻只能在黯淡陰沉的日子、或是夜幕低垂的時刻才能出現。然後你給我好好的看清楚我強而銳利的鷹喙,再好好的跟你那張闊嘴比較看看。」

「老鷹先生、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呀!我的名字並不是我自作主張取的、而是神賜於我的啊。」

「沒這回事!我的名字才是神賜予的,你的名字呢,只不過是從我和「夜」那兒擅自借來用的。喂!還來!」

「老鷹先生,那是不可能的啊!」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來給你取個好名字好了!市藏吧!就叫市藏吧!怎樣 !很好的名字吧。然後呢‥改名子的時候必須跟大家公告才行,聽好啊你呢,就在脖子上掛個木牌,上面寫著「市藏」然後家家戶戶去行禮拜訪並且對大家說:『從今以後我就叫市藏了』懂了嗎?」

「那種事我做不到。」

「胡說!可以的,就這麼辦!假如到了後天早上為止你 沒辦完這件事的話,我就立刻將你宰掉。給我好好記著,是將你宰掉,我後天一早立刻一一拜訪鳥兒們的家,詢問他們你有沒有來,假如有一戶鳥兒對我說沒見到你去過,那就表示你完了!」

「但是叫我做這種事豈不是太過分了嗎?與其要我做那種事你不如讓我死了我 比較輕鬆,現在就將我殺了吧!」

「今天就這樣了,你在好好的想想看,市藏這名字一點也不壞呀!」老鷹伸開那強大的翅膀,朝著自己的巢穴飛了回去。

夜鷹只是閉著雙眼,動也不動,沉默的思考著。
「到底為什麼我會如此的受大家的厭惡呢?因為我的臉像被味噌糊了般,嘴巴大的像青蛙吧?可是,即使是這樣我也從沒做過什麼壞事啊!綠繡眼的寶寶從巢穴掉下來的時候,我也將小寶寶帶回巢穴去了呀!結果綠繡眼卻彷彿從小偷的手裡搶回小寶寶般硬生生的將寶寶從我身邊拉了過去。還對我大剌剌的嘲笑、諷刺了一番,而這次 還叫我掛著木牌寫上『市藏』,太痛苦了,太難受了!」

四周漸漸的漸漸的變得昏暗了,夜鷹從巢裡展翅而出,雲兒彷如使著壞心眼般微微的閃著不懷好意的光,慢慢的低垂了下來。

夜鷹就像是和雲兒擦身而過般、無聲無息的在雲端下一圈一圈的盤旋著。突然之間,夜鷹嘴巴張的大大的、翅膀挺得直直的像是一隻箭般劃破空中,將好幾隻張著翅膀的小昆蟲全吞進了肚子裡。

身體就在快接近地面的一霎那、夜鷹輕巧的舞動著翅膀轉身又朝著天空直衝而上。

此刻的雲層已是灰濛濛的一片;對面的山巔也如燃燒著烈焰之火般遍佈了滿山的火紅。夜鷹不顧一切的朝上直衝而去之時、天空就如同被切裂成兩半一樣,一隻獨角仙也成了夜鷹的犧牲品。痛苦的在夜鷹的喉嚨中掙扎著,但夜鷹卻毫不猶豫的將他吞了下肚

此時不知為何、夜鷹的背脊忽然感到一陣顫慄傳遍了全身。

雲層也變得昏暗、只剩下東邊的 天空還留著火焰的餘紅。整個天空籠罩著令人恐懼不寒而慄的妖異氣氛。夜鷹的胸口伸起了一陣異樣的悶窒感,立刻就又朝著天空懸空而起。又一隻獨角仙進入了夜鷹的喉嚨裡, 隨即彷如被夜鷹的喉嚨哽住般獨角仙拼命的不斷揮舞著翅膀,夜鷹也不顧獨角仙的掙扎終於勉強地將牠吞下了肚裡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夜鷹的胸口一陣強烈的跳動、竟不由自主放聲大哭了起來。一邊大哭一邊不斷的環繞盤旋在夜空中。

啊!獨角仙呀!那些各式各樣的小昆蟲們每晚都像現在一樣不停的被我捕殺,而此刻這唯一的我、即將要被老鷹給殺了,這怎會如此的令我難受呢!啊!痛苦呀…痛苦呀!從此我再也不吃蟲子了、即使會餓死 我也不再捕殺蟲子們了。不、也許在餓死之前我也已經被老鷹給殺了。不!不!在那之前 我要到遙遠的遙遠的天空的另一端去呀。艷紅的晚霞也像潮水般慢慢的蔓延闊散了開來,連空中的雲層也像燃燒著火焰般火紅一片。

夜鷹直朝著弟弟翠鳥棲息的河川飛去。而美麗的翠鳥弟弟正好起來晀望著遠方那片豔紅的火焰,他望著前來拜訪的夜鷹說:「哥哥、晚安,有什麼要事嗎?」

「也沒什麼,其實是我即將要前往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在出發之前想再來看看你。」

「哥,不行去啊!蜂鳥也在那麼遠的地方,連你也走了,從此不就剩我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嗎?」
「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今天就別在多說什麼了,還有呢!你啊!除非是逼不得已,不然不要再為了頑皮好玩而亂抓魚了,好嗎?就這樣了!永別了。」

「哥哥! 到底怎麼了呢?拜託別急著走,就多待一會兒吧!」

「不,即使在停留多久也改變不了什麼的,幫我轉告蜂鳥,從今以後就麻煩他了,永別了!從此我們也不會再見面了吧,永別了! 」夜鷹一邊哭一邊朝向自己的巢穴飛了回去。
短暫的夏季夜晚也已接近終點。羊齒蕨類的葉子,吸吮著清晨的露珠,搖晃著碧綠冰涼的葉片。

夜鷹引吭高聲的ㄎㄧㄒㄧ!ㄎㄧㄒㄧ!地呼喊著。然後他將自己的巢穴一絲不苟地整理了一遍,並將自己的羽毛有條不紊地梳理齊全,又從巢裡飛了出去。

「太陽先生啊!太陽先生啊!請無論如何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即使我會因此燒灼而死也無所謂呀!像我這般醜陋的身軀,就算燃燒後總也會出現一小片火花吧!無論如何請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

但不管他怎麼努力的飛,總是無法拉近和太陽的距離,甚至越來越遙遠,太陽越變越小

太陽先生總算說道:「你是夜鷹吧!原來如此,你一定很痛苦吧!今晚你就飛向夜空 ,向星星們傾訴你的願望看看吧。你畢竟是不屬於白晝的鳥兒啊!」

正當夜鷹想要對太陽表達感謝之意時,突然一陣暈眩就讓夜鷹搖搖擺擺的朝著草原上墜落了下來。接著就像夢境般,夢中自己的身軀不斷穿梭在紅的黃的各色的星子間,風不停止的吹捲著自己的身軀,最後老鷹咬住了這個不斷被拋落的身軀。幾滴冰冰的珠子般的物體忽然滴落到了臉上,夜鷹不由自主睜開了眼,原來是從一株稚嫩的芒草上落下的露珠。

夜已經靜悄悄的來臨了,漆黑的夜空佈滿了閃閃發亮的星辰,於是夜鷹展翅飛上了天空,今晚,山野仍然赤豔的燃燒著,夜鷹就在那山火的徹光和冷冷的星光細縫間周而復始的盤旋著,之後又轉了一圈,終於下定決心似的,不顧一切的朝著西邊那美麗耀眼的射手之星一邊直衝而去,一邊叫著:「星星仙子,西方青白色的星星仙子,請無論如何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即使會因此燒灼而死也無所謂呀!」射手之星不停歇的唱著他勇壯的獵士之歌,完全不在乎夜鷹的苦苦哀求。

夜鷹痛苦的幾乎要哭了出來,搖搖晃晃的墜落了下來,總算再一次振作起精神,停止了自己往下掉落的身軀,又一次迴旋而上。

然後直往南方的大犬座之星伏衝而去,口中叫喊著:「星星仙子,南方藍色的星星仙子,請無論如何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即使會因此燒灼而死也無所謂呀!」大犬星一邊忙著散發出耀眼的藍、紫、黃色光芒一邊答道:「你別說那些蠢話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呀!鷹不就是尋常的鳥類嗎?憑你就用那對翅膀啪啪的飛到這裡之時已經是億年兆年、甚至是億兆年之後了呀!」說完後就將臉倒轉了過去,再也不望夜鷹一眼。

夜鷹感到了一陣痛心與失望,搖搖擺擺地再度墜落了下來;然後再次重振精神、繞著天空飛行了兩圈最後不顧一切的朝著北方的大熊星座直飛而去,叫著:「北方藍色的星子啊!請無論如何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大熊星靜靜的說著:「你別做這些癡心妄想的事了,稍微將自己冷靜一下再說吧!想要說這些話之前先泡在漂浮著冰山的海中;如果附近沒有這樣的海洋,那就衝入裝滿冰塊的杯子裡也不錯呀。」

夜鷹灰心到搖搖擺擺的墜落而下,然後再度朝著天空盤旋而飛了四圈。最後朝著東方天河彼方正緩緩上升的鷲之星喊著:「東方白色的星子啊!請無論如何將我帶領到你那兒去吧!即使會因此燒灼而死也無所謂呀!」鷲之星嚴厲的說著:「不行、不管你怎麼說都不行。要成為星星必須要具備足夠的要素才行。況且還需要相當程度的金屬。」

夜鷹失去了他僅有的飛行力量、收起翅膀、就這樣往地面垂直的掉落下來。就在他微弱的雙足即將要接觸到地面、距離還有一呎高的地方時,夜鷹突然如烽火般地往天空一衝而上。夜鷹就像化身成鷲鷹要突襲熊一樣、在天空的正中央,顫動著身軀將全身的羽毛逆豎起來。然後淒厲的高聲叫著ㄎㄧㄒㄧㄎㄧㄒㄧ。那叫聲簡直就是鷹的叫聲。田野上、森林裡、其他睡著的小鳥兒們都被這聲音驚醒了起來,大家不停的咘魯!咘魯!哆縮著、驚慌失措的望著天空的彼方。

而夜鷹宛如永無止盡的直直地朝向天際不斷攀升而上。烈焰的山火也只剩下如煙蒂的灰燼般地大小了。夜鷹仍無止盡的不斷攀升而去。寒冽的空氣將氣息凍成了一片白、凝固在胸口,空氣也越來越稀薄,翅膀也不得不更努力的將其不斷的上下拍打著,然而星星的大小和剛才比起來一點也沒改變。

短促呼吸就像是風箱般不停的鼓動著,寒酷及嚴霜如一把劍一樣直刺進夜鷹的心口,他的翅膀已麻痺到失去了知覺、然後他睜開充滿淚水的雙眼、再一次望向天際

到此這就是夜鷹故事的最後了。

夜鷹最後是否墜落到地面上,還是繼續往上攀升了呢?是頭下腳上的姿態掉落?抑或是頭上腳下的姿態俯衝?所有所有的一切都無法得知了,只是那安詳自在帶著血絲的大嘴雖然橫著歪曲著,但那嘴角邊的的確確殘留著一抹微笑呢

不久之後、夜鷹抖擻著爭開發亮的雙眼,看著自己的身驅散發出燐火般美麗地青色光芒,靜靜地燃燒著

在旁邊,正好是仙后座星子,天的彼方青白色光芒就在夜鷹的身後閃爍著光芒。

夜鷹之星就這樣不斷地燃燒著、一直一直不斷持續燃燒著。到今天仍能見到那燃燒的光芒。 

 
IMG_7039.JPG  
 
導讀:「夜鷹之星(よだかの星) 」 

2005年我在川崎市幸區役所擔任日語指導義工時,

其中一堂專題討論的課程我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以這篇故事發表他們的看法與評論;

結果有將近百分之90以上的同學結論是:「對於夜鷹自殺的感傷、同情、及不平。」

我很訝異於大家的想法,因為大家來自不同的國家民族、

文化差異也迴然不同,但結論卻如此的相近。

所以翻譯及導讀賢治老師作品裡的「夜鷹之星」成了我第一步的難關。
 

而為了肯定自己的想法,2010年11月我和佐藤先生走了一趟岩手,

實際親睹賢治老師所留下的手稿。

然後前往盛岡找到當時幫賢治老師出版唯一的一本書的出版社《杜陵出版部》現在的《光原社》。

在這裡收藏著賢治老師對自己作品註解的原著。

負責人很慎重的讓我遠距離的看了這本【注文の多い料理店】 ,

可惜賢治老師只針對當時出版的9篇作品做了註釋,裡面完全沒有「夜鷹之星」。

 

但在這本原著裡我卻找到了當時賢治老師對他自己本身的作品所做的闡述。
 

【這一切絕對不是假設、偽造、竊取的文章。

即使多次針對內容精細分析後我仍是這樣認為;

這一切都是當時我心中所顯現出來的所有景象,所以無論人們如何評論、

如何諷刺與嘲笑、如何的無法理解,

但在每個人的心靈最深處絕對找得到共通點。

對於卑怯的成人們,終究存在著無法解讀的部分。】

 

有形的形體與無形的知覺,人們做於判斷的基準點是什麼呢?

我想大家都一樣,有形的形體佔了大多數。

所以賢治老師痛心的寫下了這個故事。

「夜鷹之星」讀來盡是悲悽,
而我所感受到的卻是賢治老師的寂寞,即使自我犧牲仍有不被了解的寂寞感。

 

爸爸:「夜鷹好可憐…」ㄚ美將:「是啊!好可憐…」

爸爸:「最後夜鷹死掉了吧!」

ㄚ美將:「沒有啊!夜鷹才沒死呢。只是他是怎麼變成星星的啊?」

爸爸:「因為夜鷹一直想要尋求改變,這種心情非常非常的強烈、
就算用死亡來換夜鷹也願意、所以夜鷹最後總算如願了。」

賢治老師不會同意自殺的,對賢治老師來說生命何等尊貴,

這一點從ㄚ美將的想法裡我得到了証實。
 

沒有什麼比選擇死亡要來的沉重與絕望了,

所以賢治老師利用夜鷹深刻的悲愴要告訴每個人,

即使多麼絕望也不要選擇死亡啊!

夜鷹尋求改變之心如此的強烈卻也沒想到要自殺呀。

如果有連死也不可怕的決心,那就從自身改變起。

這是好簡單的道理,賢治老師卻得用如此淒慘的作品告訴世人,

真正的美不在有形的形體上,
有置之死地的想法,必然也能『重生』…(重新面對創新的自己)。

 

ㄚ美將:「爸爸,夜鷹的嘴巴為什麼要長的那麼大呀?」

爸爸:「因為夜鷹沒手可以抓昆蟲,只能靠張著大大的嘴巴好一口就能捕抓到獵物。」
…美與醜只是這樣而已。
 

從岩手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夢到了賢治老師。

在那颼!颼!冷風直刺而來的和室小房間裡,賢治老師臨終前的一霎那;

剛喝完母親端上來的水,閉上眼、口中不斷說著

「啊!真暢快,真暢快!」的賢治老師,

忽然睜開雙眼朝著我望過來,微笑著對我說

「大家都是一樣的呀!大家都是平等的啊!」

醒來後的我耳中不斷迴盪著的是……
一樣的呀!大家都是平等的啊!……
 
 
 
 
 
 

文章標籤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