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 去年從格友小七那兒認識了大嫂,第一篇看的文章就是此篇-「祭祖!長媳扛著了!


記得去年在看此文的時候,當看到大嫂跪著開心與婆婆一起做粿的模樣,非常感動!!


這幾天當看著身邊許多朋友們都在準備過年的此時,


有的媳婦或許正在擔憂過年時與公婆家的相處,


也有的媳婦正在煩惱這一年一次的見面時刻......


 


此時,我想起了大嫂的這篇文,


我想起了大嫂做為媳婦她內心的感恩與愛,


我想起了大嫂寫著與婆婆一起把對祖先的思念,與對孩兒的關愛都包入那一顆顆草仔粿中,


我也想起了大嫂享受著和婆婆閒聊的時光.....


我眼眶又再度泛紅,真的很感動!!!!


 


謝謝大嫂,也謝謝小七的介紹!!


大嫂寫的真好: 「親情之間的溝通,也如同包粿的過程,需要用心去融合!」


轉貼此文章與大家分享,也祝福我們大家(尤其是媳婦們!!)


都能用「再多一分」感恩的心過一個美好新年^^


 


 



每到了幾個重要節日,像清明祭祖掃墓或過年祭拜祖先,


 


我會先和婆婆事先約定時間,用一整天來做粿!


 


手工搓揉的過程,和進了婆婆一生的悲喜情懷!


 


有許多感恩與分享都包進了草仔粿裡!


 


分享給我的小叔、小嬸和姑姑們!


 


 




 


這圓滾滾的草仔粿,有許多的愛心喔!


 


有對祖先的思念、有對孩兒的關愛,


 


每次都做15斤,換算這樣大小的粿約有160個,


 


這麼多,可不是拿來賣的,而是分送給婆婆的七個孩子!


 


 




 


 


瞧!婆婆的粗造卻有力量的大手,生養七個孩子,


 


她非常傳統、慈愛,沒有分別心地對待兒女們,


 


我學會了這項傳承─做粿!


 




 


山上的爐灶很忙碌,在蒸著一粒粒的愛心,


 


這免費的能源是公公菜園裡拆下的山藥棚架,自然循環的居家特質,


 


如同他們勤儉持家的特性!


 




 


 


祭祖的大菜就是手工作的素食的粿,因為祖先茹素,


 


所以我們做的粿都是純素食的,健康又美味!


 




 


 


每次做粿的時間,就是我和婆婆閒聊的時光!


 


她談及往事,傷心處會落淚,歡喜處會掩嘴竊笑!


 


可愛的婆婆如同我生命中的陽光,永遠溫暖!


 


為此她曾經希望我保證,當有一天她不在了!?


 


我一定要用手工作成的粿來祭祖,一定要親手做喔!


 


因為祖先茹素!拜粿是最彭派的!


 


話峰一轉,婆婆搖搖頭,你那麼忙,恐怕會沒時間,不要為難你了,反正我也看不到了!


 


含著淚,擁著她,我會的,媽媽!您放心我一定會做粿!


 


附註:曾經在聯合報繽紛版發表過的散文,記錄了做粿的心情!歡喜和您分享!


 


 


祭祖!長媳扛著了!


 


    重陽節前夕,和婆婆一起作粿,準備祭祖,由於祖先都是茹素,所以粿的內餡簡單地以素食為主。婆婆買好材料,先將米磨過,再放入米袋壓乾,等我回到家,就著手切芋頭,她則忙著煮綠豆餡,頓時廚房成為我們最私密的交集空間。


 


    她先伸長脖子左右探看,輕聲地說:「說到妳爸爸,寒酸兼吝嗇,門前那個水溝蓋,堅持要自己鋪木板,我跟他說一些錢花下去,不是很安全嗎?」婆婆順從溫柔的個性,偶爾也需要發發牢騷,我深知她和公公的感情生活,所以我當一個忠實的聽眾,耐心地傾聽。


 


    「媽!不要緊張,爸爸若走進來,我會告訴您!」瞬間婆婆彷彿吃下一顆強大的定心丸,又繼續扯開嗓子說:「妳爸哦!想不開,那芋頭價格貴一點的,一定比較好吃;他捨不得買,偏偏要買便宜的,我自己有錢,吃好一點,不用看他的臉色,所以咱做女人的,身邊一定要多存一些錢,妳知影沒!」


 


    當我看見公公的影子在窗前晃過,我即刻轉開話題,拉高音量:「媽!那天買的衣服,您喜歡嗎?」婆婆機靈地馬上伸出舌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反倒公公很幽默地開口說:「奸臣黨,又在說我的壞話哦!」


 


    「沒有啦!媽說她很幸福,說您越來越疼她了!」


 


    婆婆用長滿厚繭的雙手,把壓乾的米揉碎,白米粒粒晶瑩,如同她單純無瑕的人生觀,她深嘆一口氣說:「以前我自己帶七個小孩,作粿的時候,一個人慢慢磨,做到三更半夜,月亮都在頭頂上,也是這樣走過來了!現在年輕人沒人要做,我有五個媳婦,只有妳會做,以後我若不在,妳也要作粿。咱祖先吃素,只有吃粿最豐盛。」我把溶合葉子粉的糖水,加進米粒中,雙手使勁力氣搓揉,大家庭背負的責任,是甜蜜的負擔,用力推擠整合,一粒汗珠順著我的額頭流下。


 


    婆婆將香蕉葉上滾動的水珠,用布擦乾。語氣慎重地說:「以後咱家的祖先牌位,妳做大媳婦,就由妳負責拜,除非其他弟弟主動要分出去拜,否則就不要分,我看很多分祖先牌位,分到最後,祖先都淪落到住倉庫的命運。」婆婆眼裡有淚光,這些年來兄弟姐妹共同創業,難免發生嫌隙,公公婆婆的心,彷彿石磨般轉個不停,能不能做到公平?可不可以得到孩子完全的善解與體諒,我的感受最深,因為貼近她們的心有多近,感覺就有多深。


 


    我和婆婆各拿起一小糰的粿,壓平再包入內餡,細細轉動,捏合收口,最後輕拍一下,芋頭粿就安穩靠在翠綠的香蕉葉上,等待入蒸籠蒸熟:親情之間的溝通,也如同包粿的過程,需要用心去融合。


 


  拿著粿印,右手用力擠壓內餡,再翻個面,深烙的紅龜形狀就凸顯得很漂亮。婆婆笑著說:「麗華,以後妳的媳婦可能不會作粿給妳吃,幸好,妳是我的媳婦,我還有粿可以吃!」


 


   「媽!現在的婆婆,很多人都不幫忙媳婦帶小孩呢?」她很不屑地說:「那是傻瓜,家裡有個小孩,可以談談天,帶去散步,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我若出門,都在誇耀我有幾個孫子;而不是展示我有多少錢?孫子看得見,錢又看不見。」


 


「我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想吃什麼?買來吃,想要穿什麼?就買來穿,不要浪費,也不要欠人錢,身邊有孫子作伴,那樣最快樂!」婆婆簡單善良的生活觀,如同那一個個剛蒸出來的粿,經過搓揉再黏合,最後圓鼓鼓地氳著蒸氣,像是圓滿和諧的人生,祭祖供桌上,祖先品嚐一份真心誠意製造出來的孝道,鐵定會笑到合不櫳嘴!


 


有一天,我載婆婆到山上走走,看到鄰居陳伯父,落寞地坐在庭院裡曬太陽,婆婆感慨說著:「阿伯的妻子,年初突然間過逝,他的身體越來越糟,常常儍地看著妻子相片在擦眼淚。幸好他的大兒子很孝順,全家人又從台北搬回山上住,鄰居们都在誇讚,這個大兒子,做得很稱職。」


 


婆婆意有所指在我耳邊提過幾次,山上人家一致的生活型態,家裡頭只剩下老人,年輕人都到外地打拚,只有過年過節才像倦鳥歸巢般,作短暫的停留。其實婆婆不用說,我全都懂,只是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絕對不捨您及爸爸的離開,若果真那一天的到來,我的肩上會愉快地扛起,陪伴您們的責任,因為您們都是我心目中,最敬愛的人呀!


 


 


 


 


    發表於聯合報繽紛版92年的除夕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