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 前一陣子利用店休日,向婆婆和孩子告假半天,外子與我倆人一同到電影院看這部由周星馳先生擔任導演的電影-「西遊」,本來只是想得到一些休閒娛樂的效果,但這部電影卻令我感到驚豔耶,除了娛樂性十足之外,故事性更是鋪陳的相當精彩,這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也非常佩服周導說故事的魔力與魅力,讓我對腦海中的「西遊記」又有了另一番不同的想像!! 看到九把刀寫了一篇對「西遊」的影評,很有意思,讓我回想起當時在電影院裡的驚喜與感動,也與大家分享。



 (照片來源: 維基百科)


【聯合報╱九把刀(作家、導演)】



身為周星馳的信徒,這不可能是一篇客觀的影評。我很樂意遂行我快樂的主觀。


以下極度劇透,小心被我雷到。


請問:同樣都是大家從小看電影到大的共同記憶,梁朝偉、劉德華、李連杰、周潤發、金城武,跟周星馳有什麼不同?我的答案是,大家都是好演員跟大明星,卻只有周星馳可以稱為「文化現象」。


周星馳的電影裡充滿了許多無厘頭的語言符號,這些語言符號在電影下映後,透過有線電視台經年累月反覆不斷地播放後,竟變成一種奇特的集體學習,最後演化成所有人琅琅上口的流行語,每個人都知道火星很危險、阿鬼還是說中文的好、打電話可以問功夫、沒收工就罵髒話下場就是變成兔子,是的,我們也都知道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感情擺在周星馳面前但他沒有珍惜……而這次,周星馳不再當演員,而是用導演的角度重新演繹這句價值一萬年的經典對白。我的天啊非常好看!


先說光頭王唐三藏吧,唐僧在西遊記的傳統演繹裡,是一個迂腐的極致代表,他負責空談大道理,負責被營救,也負責被忽略—導致幾百年下來讀者只崇拜孫悟空,卻無人發現唐僧的帥氣。


在周星馳版本的西遊裡藉著舒淇的嘴巴說出了盲點,唐僧是一個沒有法力也沒有戰鬥力的平凡人,卻膽敢出生入死度化妖魔,這才是大勇之人,於是唐僧歸位,成為「驅魔人」,重新成為西遊記的起點。周自己導演的電影一向結構簡單,內容清楚明白,既然重點是唐僧,在猴妖孫悟空的戲分只剩下最後一段的時候,豬妖跟魚妖就更不用說了,只是被當做唐僧與舒淇飾演的另一位女驅魔人相識相戀的背景,周導乾脆讓他們一句台詞也不用說,這兩個妖怪不用開口,卻充滿了智障的喜感。


不過妖怪終究是妖怪,再怎麼智障的妖怪還是妖怪,在周的喜劇模式下並沒有卡通化這些妖怪的殘忍,所謂仇恨成妖,魚妖在影片一開始就打破了小孩絕對不會死的鐵律,而豬妖更沒有傳統想像裡的「胖子就是天生好相處」的憨樣,翻臉不認人。至於妖怪之王孫悟空,牠可以跟你打屁老半天,但一身魔性的他可以輕易不把任何人當成一回事,以暴力格斃在幾分鐘前還跟他有說有笑的人。


是的,這就是周星馳眼中的妖怪姿態,充滿對人類的仇恨,充滿對如來的不滿與復仇意志,完全不是戴著頭套嬉皮笑臉的卡通妖怪。我特別喜歡在豬八戒那段食人餐廳的處理,明明兩個師兄妹關於容顏的對話讓我笑死了,但氣氛卻莫名的恐怖,壓迫感十足,完全體現了周星馳絕不妥協的妖怪觀。


我很喜歡周星馳熱愛在電影裡反覆出現同樣一段的配樂,在高手出場時特別有效,這手法在少林足球、功夫裡都很管用,我同樣埋單西遊降魔裡不斷出現的、極有氣勢的配樂,很黏耳朵,幾乎成為西遊的印記。


王家衛跟周星馳的電影,神髓都是在對白。不過王導擅長高來高去,文青恨不得拿筆記本在電影院裡面一句句抄下來膜拜,周導則是低能弱智對白的王者(不夠弱智觀眾可是會很失望的),阿宅們從沒打算抄,反正重複看幾十遍電影的結果一定會讓那些智障對白變成熱門的網路用語。


可周星馳百笑一哭,你笑了99句弱智對白,偏偏他又能在關鍵一句上打動所有人。走出電影院,那句「一萬年太久,愛我,現在。」讓我內心激盪不已,虎目含淚。只是不管是哪個版本的西遊、主角是孫悟空或唐三藏,都註定要在這場禁欲旅程中失去他們的愛情,不論是哪一句一萬年,都浸泡在充滿悔恨的痛苦淚水裡。


這次的西遊降魔,周星馳證明了即使自己不當演員,還是可以讓一部電影充滿周星馳的神采。我真的很開心這個地球上我最喜歡的電影人依舊非常厲害,這種不理智的感動,就是我最大的崇拜。



全文網址: 九把刀╱一萬年的崇拜──評「西遊」 | 新聞專題 | udn 聯合追星網 http://stars.udn.com/newstars/collect/CollectPage.do?cid=11176#ixzz2NUOpyfYB
Power By udn.com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