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man  

 

(原分享於2014/4/30,今天與妳的對話讓我想起這篇文帶給我的鼓勵與力量,再次分享!)

昨天讀到這一篇文章-「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非常的受到鼓舞以及感動,我念給另一伴聽,另一伴也再念一遍給我聽。兩人在念的時候都有些哽咽,但兩個人哽咽的地方不相同,我是在念作者柳瀨嵩的兩首詩作而哽咽,另一伴則是在讀到作者柳瀨嵩的老前輩對當時在絕望谷底的他所說的鼓勵的話而哽咽。

不好意思又是一篇較長的文章,請有空再慢慢的讀,若沒有空,也請您一定要讀讀在文末處的那兩首鼓舞人心的詩作《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以及《光》。^__^

 

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知名動漫《麵包超人》作者柳瀨嵩回憶錄 

人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身為漫畫家,依照我的生涯規畫,本來打算湊合著畫上幾部作品,工作到六十五歲就退休,然後在老婆的照料下安享人生的最後時光。

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呢?因為我的老婆是個踏實可靠的女性,我相信她一定會為我張羅好一切。只不過,有一點令我非常在意,那就是在我死後她是否能好好活著,我擔心變成孤單一人的她會鬱鬱寡歡。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存活下來的人卻是我,而且在六十五歲那年,我非但沒能順利退休,反而還過得愈來愈忙碌。

回首前塵,年輕時候的我,或許應該說是五十歲以前的我,可說是由一連串的失意和絕望堆砌而成的人生。長達好幾十年的歲月裡,我都只能無語問蒼天,心想著:「無論做什麼,反正我都只是半吊子,只能屈居二線」。美其名是個漫畫家卻苦無代表作,讓我有著莫名的自卑感,總覺得即使年過五十必定也還是在原地打轉,不可能會有奇蹟出現。

「再也畫不出暢銷作品了,差不多該引退了」--正當我這麼認為時,麵包超人居然開始紅了。那時的我都已經六十好幾了,萬萬沒想到在那之後,我一年比一年忙,甚至在九十二高齡的現在還得拖著老邁的身軀在第一線衝鋒陷陣。人生啊,果然是不可思議。

像我這種晚年開運的人雖然算是少見,但是,每逢人家拿「大器晚成」來讚美我時,我都會鄭重其事地回答:「不,我這是典型的小器晚成」。不過,我經常安慰自己,比起少年得志,一下子達到頂點然後在轉瞬間燃燒殆盡,就結果而言,我顯然是幸運的。

我的人生過程固然迂迴曲折,但唯有一件事我敢抬頭挺胸大聲說--那就是無論做任何事,一旦我下定決心就必定全力以赴,朝著自己想望的方向奮勇開拓道路。

在覺得自己運氣差到極點而沮喪得想放棄之前,依然堅持繼續努力,終於在年過六十之後得以享受屬於自己的自由人生。這是我的人生經驗,同時也印證了「堅持就是力量」的道理。

所謂的夢想,並不是以付諸實現為唯一目的。朝著夢想一步一步邁進的那股力量才是最難能可貴的。每個人都渴望有幸福人生,所以才會懷抱著「希望明天會更好」的夢想而努力生活,只因為夢想是最佳的奮鬥動力。不過,夢想有時僅止於想望,不見得都能夠付諸實現。儘管如此,我總覺得追逐夢想本身應該與人生的意義息息相關。

每當事與願違,做事不順遂時,我們的想法往往會變得「自暴自棄」。但是,請無論如何都要在緊要關頭時努力撐住,因為那極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轉折契機。「人生,沒有不迂迴曲折的」,由衷希望藉由本書,能夠讓大家明白這個道理。

以前常聽人家說:「年紀愈大時間過得愈快。」這句話一點都沒錯,時間有如疾風、飛梭、閃電般飛逝而去,日子在慌亂匆忙、眼花撩亂之間匆匆流逝,我真怕猛然回神時,自己早已化為火化場裡的縷縷白煙。

但是,在此我想說的並不是年過八十之後「該如何安享晚年」之類的人生指南,或是老年生活說明書之類的東西。而是希望大家天天都能過得充實有趣,每天都能像是前往未知世界展開冒險之旅般新鮮又刺激。

聽到我這樣講,說不定有人會氣呼呼地說:「年紀大了,怎麼可能有趣好玩!」不過,我就是覺得人生年過五十才有趣。而且,人無論活到幾歲都不應該捨棄自己的人生。

剛過八十五歲時,我告訴自己:「我要當老人中的明星,年老的偶像,所以我是『老明星』。」--字典裡當然沒有「老明星」這個詞,因為這是我自創的字。我的想法是,既然孩童中的明星叫「童星」,搞笑的明星叫「諧星」,那麼老人中的明星當然就是「老明星」囉!

即使是行將就木的老明星,對於這次的大地震還是感慨不已。不,或許應該說這是件令每個日本人都痛心震撼的大事,許多人的心中都因為大地震充塞著「絕望」的愁緒吧!

不過,「明天,太陽依舊會升起」--我打從心底深信不疑。

呃,是幾歲時的事了呢?對了,是五十快六十歲的時候。當我回到久違的故鄉時,少年時代的玩伴曾說:

「哎呀,你當年不甘寂寞又怕生,現在整個都變了,簡直判若兩人啊!而且你又是個愛哭鬼。啊,我想起來了,大家還齊聲叫你『尿床羞羞臉』咧。真懷念那個時候呀!」

沒錯,少年時代的我不但是個要人陪伴的膽小鬼,還是個「尿床羞羞臉」的少年。這大概是父母親都不在身邊、天涯孤獨的遭遇所帶來的反作用吧。尿床的問題,好像是到國中二年級才告終的。

不過就在某一天,伯母一邊露出苦笑一邊對我說:

「據說,我們家鄉的偉人坂本龍馬,小時候也是個愛哭鬼,還改不掉尿床習慣啊。這麼說來,你說不定也會成為一位偉人喔!」

因為這句話,我的心靈得到了一些寬慰,說不定自己也能變成家鄉偉人那種人啊!過了幾年之後,我查了一下歷史文獻,發現伯母沒有騙我,是真的!

日文中有個詞叫做「十人十色」,意思是說人就如同長相一樣各有千秋,人生也是百百款不同。記得有人曾說:「人生就是尋找自我的旅程。」早一點的話,有人甚至在年僅三歲時就找到自我了。

然而也有人像我一樣是個笨蛋,直到六十歲才終於理解到自己的天職為何。

事實上,從四十多歲到五十多歲這段期間內,我一直待在名為絕望的隧道中,完全看不見、也找不到自己要走的路。多數的前輩們就甭說了,看著同期的夥伴一一晉升為知名作家,展翅翱翔。甚至比我晚進入「漫畫集團」的新人們,到後來也輕而易舉地就把我拋在後面。

挫敗與焦慮感開始襲向我,憂心這樣下去我該不會就此埋沒在時間的洪流裡吧?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只是隨興翻閱的我在家中的週刊上,看到了一篇徵求告示:「不論職業或業餘,徵求連載漫畫。」

我遲疑了,這下我該怎麼辦才好?身為「漫畫集團」的一員,再怎麼說也是個專業的漫畫家,現在才想投稿到雜誌上,會不會太難看了呀?不對,要是落選就太丟臉了,要我怎麼活著面對世人……猶豫再三之後,我認為這是我打破現狀的唯一機會,因此下定決心參加投稿。

後來,這個《週刊朝日》的漫畫投稿中,我被選為冠軍,拿到了一百萬的獎金,還有報紙刊出來。我開心極了,心裡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出路,整個人雀躍了起來。

然而得獎之後,我的生活卻沒有任何變化。

第一,空口自稱專業的我卻沒有一本代表作。我反而出過拙劣的詩集、畫過海報、編過廣播節目的短劇,根本稱不上真正的漫畫家,簡單來說就是失格。當時的我已經四十八歲,這歲數一般上班族大概已經當上代理部長了吧,而我眼前有的,卻是一片絕望深淵。

就在此時,身為老前輩的漫畫家杉浦幸雄先生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吧,便對著垂頭喪氣的我說:

「柳瀨老弟,雖然我不是不懂你的沮喪,但是人生啊,下一秒可能是你不知道的燦爛陽光喔。聽好,要是半途而廢的話,那就完蛋囉!」

老前輩主動關心當然讓我很是開心,特別是「人生下一秒就是陽光」的理論,更是讓我痛哭流涕,徹底清醒。

沒錯,人生的下一秒並非「你不知道的黑暗」,而是「你不知道的陽光」。前輩的一番話,將我從深淵救了起來。

反正手上時間多的是,就算沒有漫畫工作上門,只要繼續畫下去就好。堅持畫下去,總有一天陽光會劃破黑暗照進來的……我在心中如此自我激勵,即使沒有工作我還是沒停下畫筆,怎麼可以在這裡就前功盡棄。後來,我還自創了一首詩,給自己加油打氣:

在絕望的身旁
有個人
悄悄地蹲坐了下來
絕望
開口問坐在身旁的那個人
「你到底是誰呀?」
對方露出了笑容
「我的名字
是希望」

這首詩後來由小室等先生譜曲,電視台在日本女子排球隊晉級失敗的時候播出,結果造成觀眾打爆電話線來詢問歌名。沒想到原本只是用來鼓勵自己的歌,竟然也鼓勵了大家。

儘管在自由工作者的領域裡載浮載沉了許久,但最後總算得以倖存了下來,而且還能持續工作到這把歲數,心裡感到慶幸又幸運。回首往昔,年輕時有「有求必應的柳瀨先生」封號的我,對於找上門的工作總是欣然接受,因而幫了許多人的忙。對於人生,我可說是毫無虛度。

至於鑽進死胡同,嘗盡挫折艱辛的歲月,則成了累積實力的最佳契機。我一邊鼓勵著像洩了氣的皮球般沮喪失意的自己,一邊深信著「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相信光明的未來就在不遠處等待著我。

〈光〉
好不容易才誕生於人世
輕易絕望未免太可惜
咬緊牙關相信事在人為
僥倖.幸運.喜怒哀樂
努力過好每一天
明天依舊會來臨
生命也依舊存在
(節錄自拙著《黃昏詩集》)

 

(文章內容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麵包超人創作之父活出喜悅的絕境逢生智慧》/此篇文也收錄在講義雜誌2014/05月份)

 

P.S 有空的話也來看看這一篇: 開心且大聲的唱著~《麵包超人進行曲》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