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D2AApRAf51yYh6saRdNoA

 

以此篇紀錄妹妹小一上學期的一段在學校不適應的過程與《簡單父母經》書中「靈魂發燒」的片段文字。(文字稍多,請見諒啊~)

 

每個人都有發燒的經驗吧?

發燒的時候,我們會多休息,多喝水,甚至請個假讓自己好好睡一覺休息。若是情況持續沒有改變甚至是變糟糕,我們會尋求醫生的協助,然後就是讓自己放鬆,讓自己舒服與慢慢回復的過程。而當孩子發燒的時候,身為父母的角色,大致上也會如此來照顧我們的孩子,讓孩子舒緩狀況,休息,而後康復。

如果是「情緒」在發燒呢?

我回想自己當情緒快要到臨界點時,會先離開一下當時的現場,若是上班期間會先到廁所深呼吸一下,若事態嚴重,我也許會請假好好休息。

但換作是我們的孩子「情緒」在發燒呢?

在去年年底看到了《簡單父母經》此書中的「靈魂發燒」這個篇章,第一次看到用「靈魂發燒」這樣的形容詞來表達情感上情緒上的那種「不對勁」。

看完書後感觸良多,對照當時剛經歷過剛上小一的妹妹在學校不適應的點點滴滴,全部又都浮現出來,原來,孩子和我們全家人都感受到了那種「不對勁」,妹妹當時的「情緒」可以套上書中所說的,在「發燒」了。而回想完這一切,我也感到好感恩與幸運,因為我們一起面對這「發燒」的時刻,雨過天晴。

 

        yFdQqhDPY8hxezRxQqw4vw  

 

下面是我紀錄妹妹在小一上學期的這個歷程,紅字的段落是對照摘錄自《簡單父母經》書中「靈魂發燒」的片段文字。

 

注意到了嗎? 我怎麼知道小孩已經「受不了」了? --> 父母本能的直覺。 那我們該怎麼辦? --> 依本能而言,我們在孩子生病時照顧他們所做的事,就是「簡化」。(P60)

 

還記得剛開學時,我曾寫過一篇文「上學。想媽媽」。文中寫到妹妹在學校下課時跑到姊姊的教室找姊姊,妹妹告訴姊姊說她在想我,然後姊姊帶著妹妹回教室,還寫了一張字條給妹妹與她相約某個時間在學校籃球場見面。我當時很感謝姊姊如此的貼心照顧妹妹,上學本來就需要點適應期,我們都相信一定會更好的。

 

靜下來吧~ 在靈魂發燒中,周圍的電流太強,所以他們真的需要「接地」一下。他們需要被拉回地面,拉回他們那較放鬆有韌性的自己之中。(P67)

 

兩姊妹超期待那第一次在學校的約會的,但有時候事情總是如此多變化無法預料。姊妹倆那第一次的約會因為姊姊前一堂課delay下課,讓妹妹在籃球場等待了好久,妹妹擔心姊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於是妹妹跑到姊姊教室找她,結果姊姊在這時下課了趕緊跑到籃球場赴約,兩人見面撲了個空第一次兩姊妹在學校的約會竟是如此出乎意料想不到的結果。那天放學回家,姊妹兩人的臉都超臭的,心情也是盪到谷底。(當時的經過紀錄在「姊妹第一次在學校的約會」一文)

 

        h0JyuWvwU7IYYYZNFrlwKw.jpg  

 

將他們拉近一點~ 小小一段靜止,是一種照顧的形式,也是被關心的方式。(P69)

 

妹妹一向是家中的開心果,總是會在閒聊中爆出一句好笑的話,讓家人捧腹大笑。所以,我一直覺得妹妹在學校一定會駕輕就熟,沒有問題的。

在第一次兩姊妹在學校的約會心情洗三溫暖後,姊姊下課開始與她的新同學玩了。而妹妹呢,她看起來不太快樂的樣子,心理上還是想要黏著姊姊,下課後總是第一個就往姊姊教室跑,妹妹有幾個同學很好奇,跟著她一起去三年級的教室,也跟著妹妹一起去找姊姊,但姊姊交了新同學了,下課就只有這麼10分鐘時間,姊姊覺得一節課來找我也就算了,但每一節課都來找我就開始不耐煩了。

我們鼓勵妹妹去結交新的朋友,妹妹的導師也觀察到這個狀況,我們與導師溝通後,導師開始在下課時會找些事情讓妹妹去幫忙處裡(讓妹妹不會在下課時一直想著要去找姊姊)。 

 

走過發燒期~ 沒有人能逃過生命中的靈魂發燒和成長的痛苦。為了要學到他們要扮演的角色,還有感覺出什麼適合他們,一個孩子一定要有辦法處理這些情緒上的顛覆。(P72)

 

某天放學,接到妹妹導師的來電,導師說妹妹今天第三堂下課後到姊姊的教室找姊姊,但上課鐘響後卻哭著不肯回教室,姊姊的同學們都鼓勵她,而姊姊也有點氣哭(不知該如何處裡)的要妹妹回自己的教室,但她就是堅持不回自己班上。

情況有些緊張了,姊姊和妹妹的情緒都來了,上課後姊姊的導師了解了狀況後致電給妹妹的導師說明妹妹的情形,導師說沒關係,就讓妹妹在姊姊的教室多待一節課吧,剛好那一節課姊姊班上有表演活動,妹妹就跟著姊姊班上的同學一起看表演,也和緩一下心情。

我感謝兩位導師當時的處理方式,毫無一句責備,只有滿滿的關愛與包容。

 

                 kTbaiyKb3VftutWqjNLQww.jpg  

 

「妹妹,妳好嗎? 我們大家都好愛妳,妳知道嗎?」

經過了這次「翹課」事件,我們全家大小一起陪著妹妹經歷著,嘗試著,慢慢的,去面對這一切。每天固定的生活作息,上課、放學後回家寫作業、玩樂、睡覺前說故事、聊聊天。不刻意去提學校的事,但私底下我也跟導師以電話及連絡簿聯繫,真的很感謝導師也很有耐心,也不刻意的在學校引導著妹妹。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有一天放學回家,妹妹說她自己舉手說要當早自習長(任務是在早自習時間管理班上的秩序),班上同學還讓她高票當選,我看著她說這件事情的開心神情,突然感動的想哭。

 

緩慢、堅強的回歸正常~ 真的,沒有什麼偉大的特技。有關心,加上一點運氣,你也不需要特技。你肩上的披風-做父母的英雄性-乃是努力掙來的、應得的。不過這披風不是用來飛的,也不是特效。而是英雄式的「一貫性」的一種標誌。是英雄性,是一貫性,是簡單,是愛。(P75)

 

上學期期末,妹妹班上舉辦期末同樂會,妹妹邀請我去參加,我當然馬上答應說好。同學會當天下課後,我看到妹妹和幾位同學手牽手就到操場玩了。

導師特別走到我旁邊跟我說話,導師還沒等我問話就先說了:「妹妹進步很多喔!」

我說了一些感謝導師的話,但我感覺到自己說話時有些顫抖。結業式那天,妹妹很高興的帶回一張獎狀,她拿到了「進步獎」耶,我回想這一整個學期的過程,一整個熱淚盈眶。妹妹,妳真的好棒!

 

「當你的孩子看起來最不值得愛的時候,正是他最需要愛的時候。」

                                        ~~~出自《簡單父母經》

 

                  D9nG7DpLucjxtqnMOy0ccA.jpg  

  

(原文寫於2014/2/9)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