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純粹紀錄自己的心情分享,對於每一個宗教信仰,我都是抱持著尊重與崇敬的心的。)

兩年多前,參加了一位長輩的告別式,我記得這位長輩生前是A教信仰,但一踏入告別式的會場裡,我耳邊聽到的是B教的音樂,曾經在電影中看過此教的告別式場景,我覺得也很寧靜溫馨,不會排斥,我想這是這位長輩子女們的安排吧,於是也跟著會場裡的樂聲齊唱歌。

只是,過了一會兒,我發現自己越唱越覺得難過了起來,因為所唱的歌曲好像越來越輕快,而且旁邊一同唱歌的B教朋友們還舉手揮舞了起來,他們唱的越大聲,我竟不自覺的在一旁哭的更大聲,因為,我總覺得怪怪的,我是想來此思念這位長輩,也是來表達我們的敬意的,但在這樣的氣氛下我好像沒辦法安靜下來。

當時在會場的我,低著頭,我雙手合十,我祈禱著,我對這位敬愛的長輩說,這是孩子們給他的告別式,也許方式是不一樣了些,但這都是子女的心意,請他寬心、放心。

那一次的告別式,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我在回家的路上,不斷的想著這位長輩生前的一些事,還有最後這告別式的過程,我告訴自己,回家後,我要把自己所想要的告別式的方式寫下來或告訴我的家人,我想要以自己所想要的方式離開人世間。

 

20140621_7

 

今年年初,看了小野的《有些事,這些年我才懂:小野的人生思考》,書中有一篇文「這樣大家都方便」寫到小野先生的母親在往生前改信基督教的過程。

....二姊告訴我說:「媽媽想要成為基督徒,受洗那天你願意來參加嗎?」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問說:「她在什麼情況下提出來的?」二姊說:「牧師來探訪她時她就說,我們一家都是基督徒,這樣比較方便。」

「方便?她指的是,有一天大家可以在天國相聚嗎?那老爸呢?她不想跟老爸一起嗎?」沒有信仰的我問著。媽媽是很虔誠的佛教徒,在她房間供奉木雕佛像,在她還能自己行動時,都會在佛像前更換鮮花水果,睡覺前也都是聽佛教音樂才安心入睡。

大姊又解釋說:「同一個屋簷下有3種不同的宗教信仰,有點麻煩吧?」她指的是每天照顧媽媽的印傭信奉的是回教,嚴守著回教戒律,所以媽媽決定改信基督教,因為她願意給大家方便。

牧師帶領著許多教會的朋友來到二姊家,牧師的兩個孩子一個拉小提琴一個彈吉他,很隆重的為媽媽正式受洗,讓媽媽成為基督徒。大姊趴在媽媽的耳畔說:「把妳的一切交給主耶穌,祂給妳的永遠比妳向祂索求的還多。」大姊笑嘻嘻的告訴我:「我總是這樣對她說。」媽媽終於笑起來說:「兩個女兒天天趴在我的床邊禱告,我仰賴她們的照顧,所以我就決定也當基督徒,這樣大家都方便。」

我陪媽媽時,常聽到媽媽在昏沉中喃喃著:「阿彌陀佛。」我問她說:「妳是基督徒,為什麼還是喊阿彌陀佛呢。」她說:「喊了一輩子了,習慣了。其實都一樣。」後來媽媽要二姊將神壇的佛像全都收起來。

我想媽媽願成為基督徒是感受到姊姊們對她的愛吧?

看到小野的這一段文時,「喊了一輩子了,習慣了。其實都一樣。」我能想像著小野的母親正輕鬆率真的跟小野說。

 

20140621_2

 

今年過年時,我拿到了一本我大阿姨的回憶錄,她是我母親最大的姊姊,今年86歲,寫回憶錄是大阿姨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今年大阿姨的子女們,在86歲生日前把這本回憶錄完成了,這是一本好棒且好有意義的一本書。這幾天我讀著這本回憶錄,回想起許多童年時大阿姨來我們家拜訪的情景....

某一天晨起,我坐臥在床上,讀著大阿姨的回憶錄,讀到了大阿姨在幾年前改變了她的信仰,改成兒女們所信仰的基督教。書上還寫著,當大阿姨信主之後,每當陷入憂傷時,她會快快轉眼仰望耶穌,便能重新得力,另外回憶錄上還有一封大阿姨寫給牧師的信,信上是大阿姨聽證道的心得感想......

這一刻我愣住了......眼淚是不聽話的一直流一直流.....兩年前那位長輩告別式的情景、小野母親說著「這樣大家都方便」但還喃喃地念著「阿彌陀佛」、我的大阿姨在對上帝祈禱著........這些畫面不斷的從我腦海裡飛過......

此時此刻,我懂了!! 因為,那是「愛」。

原來,父母對孩子的「愛」,可以如此的寬闊如此的偉大,我想,我真的懂了。

 

P.S 第一張照片是某一天與家人到芝山岩上寺廟入口前看到所掛的牌子,上頭寫著「早安」,令人感到舒服與自在。

 

(原文寫於2013/2/22)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