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的力量:決定你一生的11個關鍵字


 


意外的禮物

中年店主朝我跳了過來,那種活力是他一半年紀的人才有的。他伸手歡迎我,大大的褐色眼睛把我整個人都迷住了。他有張圓臉,牙齒白得像珍珠,襯得他巧克力色的光滑皮膚更加耀眼。

他跟我握手,微微眨了眼,偏著頭,以字正腔圓的英語說:「晚安,我是普拉凡,普拉凡.切庫利。」

他的聲音柔柔的,很能讓人放下戒心,一聽就知道他來自店名所指的國度:印度。


「幸會,我叫凱文.霍爾。」

我正準備問他花了多少年,才收羅到這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布料,豈知他倒先問了我一個問題。

「你戴的是什麼胸針?」

我摸了摸大衣翻領上的白鑞胸針,摘了下來,遞給他看個仔細。

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問我:「緊握的兩隻手代表什麼?」

「代表我們有責任要伸出手去,抬起彼此,減輕彼此的負擔。」我回答他。


普拉凡把胸針轉了一圈半,說:「這兩隻手的樣子倒像是既可以幫助別人,也在等別人幫助。」

「你顯然是做胸針的藝術家的知音。」我答道。「我們美國哲學家愛默生的說法是『這是一生最美的補償之一,因為真心幫助別人,一定也會幫到自己。』」

他一笑嘴角就向上彎,又說:「我們常常從別人那裡拿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點頭,因為他說得對。

「那這個胸針……你是為了這個來維也納嗎?」普拉凡問道。

我對他會有這樣的聯想感到詫異,不過我沒作聲,解釋胸針是複製品,原版是責任雕像(Statue of Responsibility),維多.法蘭克在想像中矗立於美國西岸的紀念碑,和美國東岸的自由女神像遙相呼應。上星期我才跟維多一家人一起度過,讓他們看這個模型,討論該如何完成他的心願。


一聽到這位著名的維也納精神醫師、大屠殺的倖存者、《活出意義來》的作者,店主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維多,他非常偉大,也很高貴。」普拉凡敬佩地說,伸手到櫃檯底下,拿出了一大本皮面簽名簿。「維多跟很多路過維也納的人一樣,也在這本偉人錄上面簽了名。」

他向前傾,翻開簿子,把簿子直接放在我面前的櫃檯上,「凱爾,你也是偉人,可以幫我簽名嗎?」

我看著紙頁上的人名,有弗蘭克醫師、德蕾莎修女,還有甘地家族的人。

我心裡想,這個人跟我不過是初識,我不配在簿子上簽名,我是誰啊?哪能大剌剌地把名字寫在這麼顯赫的一群人旁邊。

頓了大約有一輩子那麼長的時間之後,我說:「你真是太客氣了,可是我不相信我有那麼偉大。很抱歉,我不能幫你簽名。」

普拉凡繞過櫃檯,按住我的一邊肩膀。

「我想教你一句話。」他說。「願意賞光跟我一起吃晚餐嗎?」

他不等我回答,就帶著我走出店門,冷颼颼的空氣倒是點醒了我:成長與發現往往會伴隨著一兩度的不舒服。

東一轉西一拐了好半天,我們嗅著香氣四溢的炒青菜、烤大蒜跟薑味,到了一家古雅的中式餐廳。

餐廳的裝潢簡單樸實。灰色的牆壁,八小張長方形餐桌,每張桌子配四把木椅,地上是髒兮兮的塑膠地毯。看得到一點廚房,裡頭有一個六嘴的爐子,堆了太多鐵鍋、不鏽鋼平底鍋跟大湯鍋。爐子上方不鏽鋼罩上垂掛各色金屬器具。流理台左邊堆著一疊疊橢圓形餐盤,上頭的架子滿滿的紅白色外帶紙盒。

我們進來的時間算早,介於午餐尖峰時段跟晚餐之間,結果發現整間餐廳只有我們兩個客人。

一個廚子忙著切菜,為想必高朋滿座的晚上預備食材。另一個廚子右手執炒鍋,大火快炒一份外賣餐。他立在爐前,背對著我們,像樂團的指揮,雙臂動得很有韻律,彷彿隨著交響樂打拍子。

就是在這樣不凡的背景中,開始了這次不凡的邂逅。就在這裡,歐洲中心的一家中式餐廳,一段對談起飛,彷彿乘著天使的翅膀,而對談的兩個人是全然的陌生人,卻如一生的老友一樣暢所欲言。

普拉凡急於進入正題,召來女服務生,點了幾樣他愛吃的菜。他急急往前坐,手肘架在桌上,就在我面前,直勾勾看著我的眼睛問:「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我是黑皮膚,你是白皮膚。我是東方人,你是西方人。我們有什麼共同點?」

我不必苦思就能回答,母親從小教導我的道理在我心裡迴響。

我毫不遲疑地答道:「我覺得你是我的兄弟。我們都是同一位造物主創造出來的,我們是人類大家庭裡的一份子。」

我的印度兄弟往後靠在椅背上,歎道:「我也是這麼覺得!」

從這一刻起,我們的談話開始涉及私事,就像是我們打開了新的境界,有了新的了解。

普拉凡說起早年的生活。

「我在加爾各答長大。」他說。「在最貧苦的地方,我的家庭透過教育和辛苦工作,終於脫離貧困。」他頓了頓,接著往下說。「我母親教了我很多,最重要的是一個古印度字彙。」

我一聽就坐直了。

「西方的說法可能是慈善。」普拉凡接著說。「不過我想你會發現這個字的意思更具深度。」

還有哪個字能比慈善更具深度?我在心裡思忖。

他特意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幾乎帶著虔敬,宛如揭露某個神聖的祕密。


「這個字就是真善(genshai),」他說。「意思是待人時,絕對不要讓別人自覺渺小。」

我掏出皮面日記,寫下這個卓越的字,以及這位新朋友教我的定義。

普拉凡繼續說:「小時候,家裡就教我們看別人、碰別人、稱呼別人時,絕不可以讓他們覺得渺小。如果我上街遇見了乞丐,隨便丟給他一枚硬幣,我就沒有做到真善。可是如果我跪下來,直視他的眼睛,把錢放在他手裡,那這枚硬幣就是愛。這時候,而且也只有這時候,在我表現了毫無條件、純粹的兄弟之愛以後,我才真正做到了真善。」

我坐在那裡,啞口無言,背脊一陣陣地打冷顫,咀嚼著我剛才聽見的話裡蘊藏的力量。

「凱文,你真的是偉人。」我的東道主聲明,朝我揮動雙手。「可是你卻不願意在我的偉人錄上簽名。你做出那個決定的當下,就把自己看小了。真善的意思是絕不要讓別人覺得很渺小──而你自己也包括在裡面!」

他歇口氣,又懇切地說:「答應我一件事,凱文。答應我,再也不會讓自己覺得渺小,你願意給我這個面子嗎?」

我覺得謙卑佩服。

「好,普拉凡,我答應你,我答應。」

普拉凡燦爛的笑臉上似乎跳動著「大功告成」這句話。他往後一靠,一張嘴裂到了耳朵。


(文章節錄自博客來網路書店《改變的力量》: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4674)



 


Ginger: 我在這個故事裡學到了一個好棒的字,這個字就是「真善(genshai)」。


真善的意思是待人時,絕對不要讓別人自覺渺小。而這個人也包括我們自己。


好美的一個字,我自己不斷的重複念著這個字,很高興我看到了它。


(不好意思文章有些長,因為真的很想與大家分享這本書與這個故事!)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