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年初時,接到一位長輩的請託,娘家母親的友人阿姨寄來一封信,內容是這位阿姨住在美國的一位朋友所寫的文章,這位美國的朋友想要把自己所寫的這篇文章由中文翻譯成日文,但因為文章裡頭有許多佛學上的專業用語,一直都沒能翻譯成功。這位阿姨大概是想外子和我都是接觸由日本進口的商品,或許會有特別的門路可以找到適合的人來翻譯。


我請家裡的智多星-外子來幫我想想辦法,一開始曾找過翻譯社,但因為文章內容有些佛學用語,翻譯社實在不敢亂翻譯。我們請教了一個平時工作上有配合的廠商大姊,因這位大姊曾在日本工作過,或許會有不同想法,這為好心的大姊看過文章後,覺得以她的能力似乎也沒有辦法做很好的翻譯,不過大姊有一位友人,目前是在法鼓山的日本分部,於是大姐就把我們的文章轉寄給他,只是可惜的是,那位友人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婉拒了我們的請託。


於是這件事來來回回拖了一陣子,由於都是由外子利用電話,或是e-mail與其他人聯絡,看在我的眼裡,我很感動。因為這是我娘家母親的友人的請託,他能為此事付出心力,不管這件事情有沒有完成,我都很感謝他,外子曾對我說: 「這位母親的友人,和寫此文章的原作者都是年事已高的長輩,長輩相信我們可以做的到,請我們做的事,我們一定都要想盡辦法幫忙才是。」


不過,在過年前,我們確實因為此事在煩惱著該怎麼辦才好,我們想幫忙,但畢竟我們只是中介者,我們沒有能力可以翻譯,還是得靠專業且信任的人才是。


年後,我們再重新想有沒有其他的辦法,之前透過廠商大姊在法鼓山的日本分部的朋友,給了我們一個新的想法,對呀!!我們也可以請問在台灣的佛教團體,看看是否有這樣子的翻譯人才,於是外子打了通電話到其中一個大間的佛教團體,輾轉電話接通到相關的部門,交談了一會兒,但最後還是被拒絕了。


我們有些洩氣,但這畢竟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要再想辦法才是。


那再打電話問問另一間吧!


外子又再嘗試著打電話,告訴服務人員我們的請託,透過服務台人員的轉接,輾轉找到了一位在日文部教課的法師。但法師在教課,我們又等了些時間才聯絡上法師本人,我們把文章寄給法師,等法師看過後我們再詢問是否夠幫忙翻譯,母親的友人阿姨說會付報酬的,法師說,這不是酬勞的問題,因為這篇文章有用到一些佛家用語,不大好翻譯,還必需查一些相關資料才可以有助翻譯,法師問了外子一些問題之後,法師說他願意試試看,可是時間上不能趕他,畢竟法師還有教課的正事要做,我們聽到法師願意嘗試翻譯看看,就很開心了,連忙跟法師道謝!!外子還和法師相約四月底時再和法師聯絡,這樣法師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可以翻譯這篇文章。


前幾天,外子發了一封e-mail給法師,詢問一下翻譯的狀況,法師說他已經翻譯好了,但為求專業,還請了他們的日籍老師來協助幫忙看翻譯後的文章,最後我們收到的那份文章,畢竟是日文我雖然看不太懂,但看到文章後面還有備註一些資料來源及相關網站的訊息,我們真的很感恩也很感動!!


 


老實說,這件事確實不容易辦到,因為翻譯的人會想要了解為何會寫這篇文章才能把翻譯做好,翻譯後的文章會被如何應用,而且面對翻譯者的是我們這個中介者,別人為何要接受我們的請託,這些等等都是這件事的難度。


我感恩這位素昧平生的法師,謝謝你撥空來幫忙我們翻譯這篇文章,而且還這麼用心,真的很感謝!!


我也感恩我的老公,我相信也是你的「不放棄」與「誠懇」的態度,讓法師願意幫忙我們,你真的很棒!


 

全站熱搜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